无标题文档

距第十九届中国(淄博)国际陶瓷博览会开幕还有

00

在行动>声屏报社

快看!故宫那场灯光秀,把淄博陶瓷也照亮啦!

2019/02/22 09:48 来源:淄博市广播电视台 作者:淄博市广播电视台记者 王哲

  

(此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上元佳节,故宫夜景霸屏。尽管“上元之夜”已大幕落下,但“网红故宫”依然热议在街头巷尾。我们如此热衷于谈论“网红故宫”,仅仅是因为一场灯光秀吗?当然不!这是人们对复兴的点赞、对传统文化的致敬。

  

  “红”起来的故宫,是传统文化探索出的一条复兴之路。而对传统文化的致敬与复兴,淄博也有极好的样板——陶琉国艺馆。

  馆藏的陶瓷与琉璃,不仅是中国文化的智慧积累,更闪耀着历史传承的魅力光辉。流连在国艺馆精美的艺术品中,我们一起仰望这片土地上古老而辉煌的陶风琉韵

  早在八千年前,后李文化的先民在迈入人文时代的门槛时,已经烧造出了陶器。尽管这些器物朴素稚拙,却是土与火的精灵在淄博这片土地上的先声。

  起点久远,还有辉煌几度。在最末一个王朝的时代,淄博的陶琉工业已经是江北最繁华的一道景观。因为地下蕴藏的丰富煤炭,给陶窑和料炉源源供应着充足的热力。工匠们的才华在窑炉林立之中,得以尽情地挥洒。于是,陶风琉韵蔚为大观,巧夺天工的琉璃光彩甚至有了明清官窑的雅号。

   淄博对陶瓷充满深情。为淄博所爱的陶瓷,更为中国以及整个世界所爱。极富盛名的夏洛腾堡宫,是柏林最大的宫殿。六吨琥珀装饰的“琥珀房”让它声名远播。但理性的德国人更珍爱夏洛腾堡宫的瓷器阁。那里面收藏着上千件康熙时代的中国瓷器。这是欧洲人珍爱中国陶瓷的一种表达。  他们对中国陶瓷的热爱程度,甚至超越了四大发明。尽管后者对于欧洲进步的推动更为有力。在最为痴迷的年代,洁白的中国瓷器在欧洲被奉为“white gold”翻译过来是“白色的黄金”,这是一种彰显身份的绝对奢侈品。

  甚至,对瓷器的使用也有严苛的规则——只有在饮用咖啡或者茶这些珍贵饮料的时候,英国的贵族方能使用瓷器。其他时候,瓷器更多是作为一种昂贵的观赏品,被高高地仰望。

  这是古代欧洲人对瓷器的深情,更是通过陶瓷对中国进行的文明致敬。岂止是英国,从利比里亚半岛一直到君士但丁堡,以及更为东方的阿拉伯世界,中国的瓷器就是这样被尊崇着。 

  欧洲人对陶瓷的持久迷恋,饱含着对瓷器制作的好奇。在陶瓷制作的秘密只为中国所掌握的年代里,欧洲用了数百年试图仿制,最终徒劳一场。这种尝试始于16世纪的意大利佛罗伦萨,屡败屡试、屡试屡败,不得其门而入。

  他们根本不懂得烧制瓷器所必须的瓷土是什么。但在这一点上,淄博得到了上天的垂青。这方位于鲁中的丰腴土壤,有着充裕的青土、药土、焦宝石、铝矾土等资源,这为陶瓷在淄博大地上的早早兴起提供了丰富的原料。

  

  地下蕴含丰富的煤炭更为陶瓷兴盛供给了源源不绝的优质燃料。以至于在1860年代,德国地质学家李希浩芬来到淄博的时候,被博山一带窑厂林立、陶火兴盛的场面所震惊,赞叹这是当时中国工业最发达的区域。他也敏锐地发现了淄博地下蕴藏煤炭的丰富。这些景象连同在胶州湾的考察记录一并上报,成为德国强占青岛、修建胶济铁路、铺设张博铁路等一系列事件草蛇灰线的伏笔。

   远早于欧洲人制造瓷器苦于无门的时候,淄博的陶瓷工艺与水准已经达到了一个足以骄傲的高度。北朝时期,位于淄博寨里的陶瓷窑已能烧造青釉莲花尊这般精品,淄博窑成为中国北方最早的青瓷产地。 

  再到后来的宋金时代,雨点釉、茶叶末、兔毫盏等结晶釉瓷器产品烧制工艺在淄博这片土地上已十分成熟,彼时烧造的黑釉已明亮如琉璃。在此之后500多年,德国人才在萨克森这个地方找到了适合烧造陶瓷的瓷土。 

  而找到瓷土还仅仅是烧制瓷器的第一步,制瓷的温度、时间、配方等等要义的掌握,又让德国人摸着石头过河了好些年。  

  当然欧洲人为了获取陶瓷的秘密煞费苦心,让传教士到景德镇去“卧底”,还向同样掌握了制瓷技术的日本人讨教……直到1708年,萨克森的德国人烧制出了瓷器,这坚硬、洁白、富有光泽的器具才在欧洲从奢侈品逐渐成为日用品。 

   此后,瓷器的生产不再为东方所垄断。在历经了近百年的发展后,欧洲人认为他们生产的瓷器可以支撑门面了。在18世纪英国使团进呈给乾隆皇帝的礼单上,已经出现了瓷器。这显然是在宣告欧洲可以制作瓷器了。 

  但是,顶级瓷器的生产,依然是在中国。个中原因无法一言以蔽之,比如悠久历史的积淀,比如世代工匠的心口相传,比如东方智慧的不断倾注,比如一个民族对陶瓷的深情……种种理由之中,陶瓷人对于卓越的向往,是遮盖不住的光芒。这种对顶级的追求,至今还在淄博陶瓷身上得到展示。淄博陶瓷持续为国宴用瓷、峰会用瓷输送精品,就代表着今日中国陶瓷的一种卓越。在民族复兴之路上的大国邦交、外事场合、国际峰会上,都有淄博陶瓷的光辉悄然闪耀。 

  传承着陶琉文化的淄博陶琉国艺馆,不仅代表着淄博陶琉产业的最高水平,而且将淄博的陶琉文化名品融汇一堂。从华光陶瓷的国宴用瓷到硅元瓷器的鱼子蓝瓶;从泰山瓷业的鲁青瓷到康乾琉璃的鸡油黄编钟;从领尚琉璃到华莱骨质青瓷……国艺馆里精彩纷呈。

  陶琉国艺馆是一座城市对陶瓷渊源的传承,更是淄博对中国陶瓷的深情致敬。陶瓷,这土与火的精灵在先民的手中诞生,经历了数千年时光的淬炼,如今依然在释放灼灼光芒。

  这种光芒是自豪的,因为陶瓷的历史蕴含着东方文化的领先;这种光芒是自信的,因为陶瓷为淄博带来了荣誉与成就;这种光芒又是振奋的,因为陶瓷凝聚着淄博人对卓越的不懈追求。 

  绽放着如此瑰丽的光芒,承载着一座城市的魅力,陶瓷究竟有多美,陶琉国艺馆,正在倾情表达。

  (图/文 淄博市广播电视台记者 王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