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标题文档

距第十七届中国(淄博)国际陶瓷博览会开幕还有

00

星舞台>热门活动

姑苏城外寒山寺

2017/06/19 10:06 来源: 作者:文:李东川 封面插图:李京泽

   大约是张继“枫桥夜泊 ”的召唤吧,每次到苏州,寒山寺是必须要去的。

   几年前第一次来苏州,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,悠长的,具有色彩的气味儿,这味儿来自魏晋,大唐,大宋.它有着悠悠的禅味儿和飘渺的文气儿,它越过千年的岁月,缠绕在空中,你甚至能看到它在肌肤上轻拂的痕迹.于是,你屏住气,仿佛稍有声响就会惊吓跑它!

   当我依偎在枫桥上时,思绪一下飘向张继那次漫长的羁旅之行——终于在那时一个深秋的夜晚,他来到了姑苏城外,枫桥之畔。在那个寂寞的夜晚,月落乌啼、霜天寒星、江枫渔火、孤舟客子等所有的景象更加深了这个夜晚的寂寞。张继在一片茫然的心绪中,忽闻寒山寺的夜半钟声传来,更加重了夜的深沉, 他的心绪充斥着惆怅与寂寞。月落乌啼霜满天,江枫渔火对愁眠。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

   当千年的愁绪漫延到今天,夜的深沉,心绪的惆怅与寂寞在我心里竟变成一种无法言说的至美境界。它一下使我联想起了陈子昂的”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!”的空旷孤独之美。无限的感怀一下涌上了心头。

   说句心里话,每次来寒山寺 ,都是那些景象把我吸引过来的。当我站在枫桥上时,我真的能听见从那久远的岁月里传来的悠悠钟声,那声音好飘渺空旷,它一丝丝地从我脸颊上轻轻拂过,用留恋的目光注视着它眼前的一切——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喧闹的声音。

   这里成了一个著名的旅游胜地,他们都是冲着姑苏城外寒山寺来的。严格地说也是张继的那首《枫桥夜泊》把他们吸引过来的。于是在常人的眼里,寒山寺便没了那份清净和禅意。对于旅游者来说这是他们的游览地,这里的山、水、景、物充满着世俗与热闹。他们在这里抚今思古,心中仅存的那份幽思,完全被消融在眼前虚无的热闹非凡之中了。

   真可谓“风月无古今,情怀自浅深”。我却沉浸在自己的情怀中:耳畔那千年的钟声依旧低沉明亮,萦绕于姑苏城的千年禅意,轻轻扫过我的眼眸,洗去了眼前的蒙尘。佛在心中莫浪求,灵山只在汝心头。人人有个灵山塔,只向灵山塔下修。心即是佛,佛即是心,只要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灵山塔,佛便自然在我们心中。一切热闹、喧嚣便会在我眼前成空,在我耳边消失。在如此的清净之中,就让我独自行走在寒山寺,去感受佛菩萨的佛法宣讲,去静心聆听历代高僧大德的开示吧。

   呈现在我眼前寒山与拾得雕塑一下吸引了我。相传寒山子与拾得子是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的化身,他们形迹怪诞,言语特别,给后人留下了很多佳话和传世箴言,尤其他俩的这一段充满醒世之言的对话,更是在世间广为传诵——昔日寒山问拾得曰: “世间有人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,如何处置乎?”拾得曰:“只是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再待几年,你且看他。”

   这短短的对话实际上是显示了佛菩萨的大智大慧。我一下想起第一次来寒山寺的切身之感:向江枫霜月借一缕/千年禅风轻拂/眼前的蒙尘心中/便有了明净的天空依旧的/姑苏润雨依旧的/深巷杏花枫桥夜泊装/满船星空载/暮鼓晨钟也许相对于现在苏州城中的寒山寺,我更喜欢那时姑苏城外的寒山寺。因为它一直在我心头。

   2017.6.18.于淄博张店